姚竞:身教胜于言教

发布时间:2013-09-29

时光荏苒,由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先生站在“缔造未来”的高度,创办的中国福利会少年宫今年迎来了60周年。在这特别的日子里,我潜心阅读了《缔造未来》、《守望未来》、《时光印记》等一系列为纪念60周年而推出的教育成果集,细细品味着一代又一代市宫人所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这之中,既有对宋庆龄教育思想传承与发展的思考,又有对少年宫60年教育思想、教育成果、育人方法、创新模式的概括论述;既有历年全国级、市级课题及优秀教育论文的集中呈现,又有老领导、老指导、老组员充满情感的炙热寄语和发人深省的教育案例。这些文字既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感,又汇聚着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前沿思想,读来感触良多,收获颇丰。

在这些文章中,给我印象最深、最感动的还是发生在一批德高望重的前辈身上的教育故事。

虞子骏指导,少年宫最早的美术指导,50余载的辛勤耕耘,培养了陈逸飞、徐纯中、赵佐良等一大批优秀美术人才,学生遍及世界各地。虽然无缘与虞指导共事,但从他文章字里行间中所透射出的教育理念,从他培养出的一大批功成名就的学生口述中,使我不由对他充满崇敬。关于虞指导,最震撼我的是一个关于白手帕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书画课中,孩子们总免不了会将水彩、墨汁洒在地上或泼在墙上。此时,许多老师都会教育孩子们要爱护课堂环境,不要随意的泼洒墨汁,要保持周边的干净整洁等等。而虞指导的做法却不一样。在一次课上,当他看到有孩子把墨汁滴在地上而没有做任何反应,继续作画时,他没说一句话,默默地走过去,掏出自己的白手帕,然后蹲下身,认真地把它擦干净。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胜于千言万语,带给学员是难以磨灭的画面和记忆。魔术大师傅腾龙也曾是虞指导的学生,每每提及这位恩师,感激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因为60周年主题晚会,我和导演组特别拜访了这位大师,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希望能够再次见到虞指导。在他的印象中,虞指导温文尔雅,语言不多,但工作起来却是一丝不苟,精心细致,尤其在对学员画作的批语中,更是认真细腻,除了专业知识的点评,往往还会用文字告诉他们做人的道理……。一位优秀教师在孩子们心中的分量,来源于其深厚的思想和崇高的品行,而对正处于模仿期的青少年而言,老师的一举一动对他们人格塑造和行为习惯养成尤为重要,正所谓身教胜于言教。

如陈白桦指导。在舞蹈学员写给陈指导的近百封信中,提到最多的就是“认真”两个字。陈白桦的认真是出了名的,而她的“完美主义”更是她“认真”的终极体现。在她的语境中没有“认真”和“完美”,但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潜移默化地感染着学生以及与她共事的周围人。记得艺术团在一次央视举办的六一直播演出中,舞台的玻璃地板突然碎了,但孩子们完全不顾这一“意外”,毫不犹豫地跟随音乐的节奏跪了下去,出色地完成了整个节目。眼看着一个个粉嫩的膝盖流出了血,但孩子们谁也不吭一声。孩子们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认真”和“完美”。再如,为了在60周年主题晚会上再现曾获全国群星奖金奖的芭蕾舞《白鸽》,孩子们一次次挑战着脚尖的极限,鲜血浸润了美丽的舞鞋,但没有一个孩子叫哭喊停的,一遍遍跟着老师的口令和要求,修正和完善着自己的动作和感觉……“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最好”。陈指导认真和追求完美的特性已深深扎进了每个学生的心里。上海歌舞团国家一级作曲家陆建华曾说过:“小伙伴艺术团之所以能一次次地征服观众,精益求精的认真态度是一大关键。陈白桦的认真执着会不知不觉地感动周围人,和她一起‘疯’。”细想来,无论是历届国际少儿文化艺术节盛大的开闭幕式,还是每年精心构思推出的新创节目;无论是学期末面向全体家长的教育教学汇报,还是出访演出交流活动等。她总是力求严谨、规范,不留任何小瑕疵,周围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这样吧,可以了”。但她固执的坚持着,而在她执着“认真”下呈现的作品的确让大家心悦诚服,所以为什么虽然很“累”,但仍有这么多人心甘情愿地与她合作、战斗。

身教胜于言教。教师的才华品行、人格魅力对于孩子的成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60周年成果集的阅读学习是一个相对短暂的过程,而将所学所感内化于心,并运用于教育实践却是个长期的工程。作为校外教育工作者,我们不仅要从中学思想、学理论、学方法,更要继承和发扬市宫宝贵的人文精神。作为年轻人,我们更要不断地从前辈那里去汲取充分的养料,丰富自己的思想,完善自己的品行,更好地提升自己服务于儿童校外教育工作的能力和境界,做无愧于宋庆龄事业的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