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起“红线”,共同践行全纳教育的理想

发布时间:2013-12-09

  在海纳百川的上海,我们常说:“国际视野,本土行动”,时常抬头远眺,看得宽广,才能把脚下的路走对、走好。我们少年宫最近一次“远眺”,是与美国NDI舞蹈团(全美舞蹈协会)合作开展中美少儿舞蹈交流项目“世界的另一头与红线”。

  这一项目包含多项活动,首先NDI的6位教师来到上海,与著名舞蹈家黄豆豆一起,带领小伙伴艺术团的孩子学习新创舞蹈《红线》,以及NDI的保留节目《我们世界的另一边》。随后,少年宫2名教师携5名小学员赴美,与NDI的孩子们共同学习音乐与舞蹈课程,一起完成《红线》等作品,并于一个月后在纽约、康涅狄格州举行3场公演。

  我们少年宫对类似的国际交流活动并不陌生。2005年,小伙伴艺术团60名小演员与美国著名舞蹈家、NDI创始人杰克斯•唐波士,我国著名舞蹈家黄豆豆在上海大剧院同台演绎了中美舞蹈文化;2008年,纽约爱乐乐团在沪演出期间,来到少年宫为器乐小学员授课,还在大剧院演奏了孩子们谱写的短曲。然而仔细比较不难发现,“世界的另一头与红线”项目和前两次交流合作又有所区别。如果说05年的交流重在观摩国外舞蹈技艺与风格,08年的交流重在学习先进的艺术教育方式,那么今年的交流更进一步,在前两年的基础上,更注重教育理念的交流与碰撞。这也是我积极响应美国百人会会长杨雪兰女士的活动提议,与之共同促成这一项目的原因。

  NDI不是一般的艺术团体,它始终以育人为使命,成立30余年来,一直致力于“将最好的舞蹈给予每个孩子”,让孩子们通过舞蹈获得自信和快乐。这和我们少年宫“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通过艺术塑造健全人格的宗旨不谋而合。

  NDI与我们的另外一个“不谋而合”,是对弱势儿童的关爱。NDI遵循创始人唐波士的理念“给每一个孩子和我一样多的机会”,让不同肤色、能力、家庭背景和健康状况的孩子都能有平等的教育机会,用舞蹈为处境困难的孩子燃起希望,激发他们对艺术的热爱,对世界的好奇心和进取精神。虽然没有明确表述,但NDI显然是以“全纳教育”为追求。这也是我们近年来不断探索与实践的教育思想之一。

  “全纳教育”思潮起源于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其核心是教育公平,宗旨是“向所有人提供有质量的教育,并尊重学生和社区的多样性以及不同的需求、能力、特点和学习预期,消除一切形式的歧视”(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四十八届国际教育大会(ICE)的结论和建议》)。在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民众基本权益得到大幅改善后,教育公平必然成为政府与众多教育机构面临的迫切任务。近期颁布实施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不仅将“促进公平”作为五项工作方针之一,还明确提出,“把促进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   如果说“教育公平”在我国主要指实现不同地域与经济条件儿童的教育机会均等,那么“全纳教育”的标准更高,它要求教育机构不仅要招收健康儿童入学,还要为疾病、残障儿童提供教育服务;不仅要保证教育起点平等,还要促进教育过程的公平。

  遵循这一指导思想,我们少年宫不仅资助家境贫困、品学兼优的儿童到少年宫参加兴趣小组,利用暑期把科技、艺术活动送到农村,还以流动少年宫的形式每周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弟学校、盲童学校和特殊学校送去校外活动,甚至辅导智障儿童在区级科技活动中与健康儿童竞赛并获奖。然而比起NDI,我们还有更多的路要走。

  NDI的每节课都配有一个主教、一个助教,助教配合把握课堂节奏,帮助学习薄弱的孩子。NDI教师在沪教学期间,少年宫两个拘谨的男孩就是在助教的一再关心和鼓励下才真正建立自信、享受舞蹈的。而我们的教师在美国,也见证了NDI助教帮助盲人学生习舞的过程。不仅如此,NDI还自创了独特的教学语汇与手势,以便于聋哑儿童学习,真正把全纳教育的理想体现得淋漓尽致。

  “红线”让我们看到了“世界另一边”别样的精彩。交流活动虽然告一段落,但就此牵起的“红线”并没有中断,为了每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我们仍将积极践行全纳教育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