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闭幕,思考不止

发布时间:2013-12-09

——参加市第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有感

近日,上海市第十四届人代会第一次会议胜利闭幕了,作为人大代表之一,我深感光荣与责任同在。为更好地履职,我参阅了不少法律法规和调查数据,认真审议了一府两院及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等文件。这些文件信息量很大,读后收获不少,感慨良多。

拿政府工作报告来说,这一次报告的文字表述比以前更精炼、朴实。无论是过去五年的工作回顾,还是今后五年的工作目标和任务,都用大量数据说话,让人信服,催人奋进。

比如报告在今后五年的工作任务中明确提出:“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 12%左右、确立支柱性产业的地位。”这比第十三届人代会第一次会议上政府工作报告的表述更进一步,和文化大都市的发展更匹配。

俗话说“三句不离本行”。虽然我认真研读了政府工作报告全文,但读来最激动、最有建言欲望的还是与文化教育相关的部分。

报告指出要“实施教育优先发展战略”、“深化教育改革发展”,着重提到了学校教育的发展。我想,要从战略的高度发展教育,提升教育的内涵,不光要发展学校教育,还要重视社会教育,让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形成合力。从人的全面发展、终身发展的角度看,社会教育的作用并不亚于学校教育。团中央的调研显示,当前青少年社会教育的需求远远没有得到满足。目前上海很多公共场馆都挂牌成为青少年社会实践基地、科普教育基地,有的还有专人负责教育;上海还建了一些乡村少年宫,并且在中小学试点学校少年宫,这些都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相结合、相渗透的有益尝试,但还不够。应该在理念上、制度上对青少年社会教育给予重视和保障,把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科技馆、博物馆、文化馆,乃至乡镇、厂矿的教育资源联合起来,充分利用,尤其要把中小学生的社会实践制度化、学分化。我们常说“实践出真知”,但现在孩子们的学习主要局限在校内书本学习。在西方发达国家要申请比较好的大学,学生必须要有志愿服务和社会实践经历,我们应该参考借鉴,把学生参加社会实践纳入到学校日常考核和升学评价体系当中。

教育均衡发展,尤其是城乡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也是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教育改革着力点之一。报告特别写到要在郊区新建幼儿园与义务教育学校,实际上,城郊校外教育资源短缺的情况也很突出。以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为代表的公办校外教育机构平均一个区县一所,能够前往学习、活动的,主要是城区少儿。在闵行、宝山等城乡结合、人口导入区,能够享受公办校外教育资源的少儿占适龄人口总数比例极小。我们2005年开始,和闵行区浦江镇人民政府合作,建立“中福会少年宫浦江青少年活动中心”,把优质校外教育资源送到农家门口。七年来,收效很大,深得当地老百姓好评。我们的实践证明,农家子弟、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也有校外教育需求,也可以享有校外教育资源。面对当前公办校外教育供不应求,入学难、活动难的普遍现象,我们需要在政府主导下继续探索,通过有效的配置发挥校外资源的最大作用,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到更好的教育。

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建立“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这是非常好的制度,但是仅仅用于企业监管肯定不够。我们现在整个社会处于人和人互不信任的状态,甚至青少年群体中也常常出现不诚信行为。政府主导建立的诚信体系,应该把每个人的信用信息都囊括进去,只有通过制度约束,让不诚信的行为付出很高代价,才能改变现状。对于青少年而言,在建立诚信约束制度的同时,还要改变口头说教、标语宣传等传统德育形式,创新诚信教育内容和方式,让青少年由道德认知到道德行为,真正做到防范于未然。

报告还提出要“扶持群众文化团队发展”。政府越来越重视群众文化发展,群众文化团队在欣喜的同时,也应当主动作为,有所担当。尤其是少儿群文团队,承担着形塑未来公民价值观的重任,更要有责任感和使命感。作为活跃在上海群文战线上的知名少儿艺术团队,我们小伙伴艺术团始终以艺术育人为宗旨,坚持每年新创少儿艺术作品,通过作品育人、课程育人,引导健康向上的少儿文化取向,同时让这些作品走进乡村、社区、军营、养老院,通过公益演出活跃文化氛围。在上海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城市文化不断发展繁荣的大背景下,我们还要积极探索,怎样更好地用孩子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渗透核心价值体系,培养文明优雅的未来公民,为上海文化软实力的提升做出自己的贡献。

为期7天的会议闭幕了,作为人大代表,我没有停止思考,更没有结束履职。社会教育和学校教育的合力发展、校外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青少年诚信教育、少儿群文团队发展等课题,还需要继续研究下去。